您所在的位置: 大庆网  >> 时事新闻  >> 国内

景德镇眼科医院在哪里

2018-01-24 02:09:10    来源:南昌普瑞    编辑:杨澜

景德镇眼科医院在哪里,上饶治疗近视后遗症,南昌激光准分子手术,抚州有效治疗近视眼,抚州做高度近视眼手术医院哪家好,南昌飞秒手术时间,南昌近视眼手术治疗后遗症

原标题:达里奥:顶层40%和底层60%阶层固化,最惨的是中产?

  作者:达里奥

前言:

最近被炮轰不干正事的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发布了一份报告,丢开掩盖真相的平均数据,将人群按收入分为顶层40%和底层60%进行统计,结果发现:

顶层40%的财富是底层60%的10倍,相比1980增长6倍;

如果考虑社会保障体系和税收,中产阶级的财富增长比其他任何阶层都更糟糕;

底层60%的死亡率正在上升,精神和身体健康恶化;

顶层40%的教育支出是底层60%的4倍,导致阶层固化;

底层60%更倾向于认为自己的收入将不如父母…

达里奥认为“贫富分化是经济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看过这篇报告或许你便理解,特朗普当选总统,并非意外。

要理解“经济”的运行情况,看平均数据是一个严重的错误。因为,财富和收入的差距太大,平均统计数据并不能反映普通人的状况。如下图所示,目前顶层0.1%人口的财富基本等于底层90%人口的财富,这与1935年—1940年期间的贫富差距相同。

为了更直观的了解平均水平以下的情况,我们按照收入水平将经济分成了两个经济体:

顶层40%的人口和底层60%的经济人口。

然后,我们观察到了美国大多数民众(底层60%)的情况与顶层40%的情况是怎样的不同,这也与平均统计数据所显示的情况不同。我们特别关注底层的60%,因为大多数美国人都属于这一群体,还因为大多数顶层40%的人口无法感知这一经济体的真实状况。

底层60%与顶层40%和“平均值”的比较

我们将从收入和经济状况开始,然后转向一些生活方式和政治方面的差异。

劳动收入没有增长,贫富之间的差距也在扩大,而且差距巨大。自1980年以来,家庭实际收入中位数基本保持持平,而顶层40%的家庭平均收入是底层60%的四倍还多。

虽然底层60%的收入近期出现了增长,但自1980年以来他们的实际收入情况始终持平甚至略降 (但是顶层40%的收入水平已经显著上升)。 现在顶层40%平均拥有的财富是底层60%的10倍,相比1980又增长了6倍。

底层60%的人中,只有大约三分之一的人有储蓄(现金或金融资产)。因此,根据美联储最近的一项研究,这个群体中的大多数人在紧急情况下很难筹集到400美元。

如果考虑到社会保障体系和税收,中产阶级的收入和财富增长比其他任何阶层的都要糟糕。

下图显示了考虑税收、税收抵免、津贴及支付转移(包括非货币性政府转移,如医疗补助和雇主健康保险)等影响的收入情况。与之前显示的实际收入不同的是,所有人口的经济情况在2008年之前都有所增长。

这主要是由于支付转移、津贴和社会福利(特别是医疗福利)的增加所造成的,它在底层60%的人之间也产生一些差异。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社会底层五分之一人口的状况比中产阶级更糟(例如:收入、健康、死亡率、监禁率等等),但是这些条件的变化对中产阶级的影响更大。

更具体的说,1980年以来,中产阶级比最底层五分之一阶层享有更少的税后收入和转移支付,部分是因为政府为底层收入者提供了更多的支持——但是在这两种情况下,收入增长都非常低。

自1997年以来,制造业的就业岗位减少了约30%,对中产阶级形成了严重冲击,如下图所示。

由于资产与负债比例的差异,顶层40%与底层60%的人所享受的资产价值变动的收益是不对称的。下图所列的是两组截然不同的资产负债表。

尽管底层60%的人有少量的储蓄,但只有四分之一是现金或金融资产;大多数是流动性较差的财富,如汽车、房地产和商业权益。对于底层人口,他们的债务倾向于更昂贵的学费、汽车和信用卡债务。

贫富分化是经济增长放缓的主要原因,因为相比高收入/财富群体,低收入/财富群体具有更高的边际消费倾向(注:增加1单位收入时用于消费的比例)。

换句话说,如果给富人更多的钱,他们可能不会花掉太多。而如果给穷人更多的钱,他们就会花掉更多,每个人都会被他们未被满足的需求和欲望所驱动。

底层60%的退休储蓄严重不足,就算在经济和市场复苏的情况下也没有多大改善。这些家庭中,只有约三分之一有退休储蓄账户,而这些账户的平均余额少于2万美元。

此外,按照我们对养老金财政的预测,养老金退休津贴似乎不太可能完全实现。

底层60%人群的死亡率正在上升,精神和身体健康正在恶化。

自2000年以来,底层60%的过早死亡人数上升了约20%。造成这一变化的最大原因, 是药物/中毒死亡人数的增加(自2000年以来增加了两倍)和自杀率的上升(自2000以来增加了超过50%)。

在35-64岁的人群中,底层60%的过早死亡率是顶层40%的两倍以上。

主要发达工业化国家中,美国几乎是唯一死亡率持平甚至略有上升的国家。

顶层40%的教育支出是底层60%的四倍,这造成阶层固化问题,因为底层人群比上层人群所受教育要糟糕得多。

底层60%的人越来越相信其他人会占他们便宜:目前这一比例是49%,而1990年是40%。

尽管低收入群体的状况长期以来一直很糟糕,但在过去的30年左右,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尤其是男性)的状况显著恶化。正是这一群体最强烈地支持特朗普当选总统。更具体地说:

现在,作为家庭主要收入来源,没有大学学历者的平均家庭收入只有拥有大学学历者的一半。

自1990年以来,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占比已经翻了一番,从9%上升到18%,而那些拥有大学学历的人则保持不变,只有7%左右。

自1980年以来,在没有大学学历的中年白人中,离婚率上升了一倍多,从11%上升到23%。

处于工作年龄段而放弃寻找工作的白人男性数已经创了记录。自1980年以来,没有大学学历的壮年白人男性的数量已经从7%增加到了15%。

更广泛地说,年龄在21岁到30岁之间的男性,平均每周工作时间比十年前少三个小时,这些时间大部分时间都花在玩电子游戏上。

35-64岁年龄段中,没有大学学历的白人过早死亡的概率几乎是拥有大学学历白人的三倍。相比2000年,过早死亡率上升了约25%(几乎所有的群体都这样)。

在发达国家中,美国白人人口状况是独一无二的,因为他们的死亡率在上升。下图显示的是年龄在35-64岁之间的白人过早死亡情况。同样,平均值掩盖了真实情况。美国的非白人人口并没有过早死亡人数的上升。

经济和生活水平的两极分化正在加剧政治上的两极分化,也导致对政府、金融机构和媒体的信任和信心下降,这一数字达到或接近35年来的最低水平。

总结

平均统计数据掩饰了经济中正在发生的事情,这可能导致十分危险的误判,这对政策制定者尤其重要。

例如,如果仅观察平均数据,可能导致美联储对人均经济水平的判断要比真实情况好得多,使得他们误判了经济、劳动力市场、通货膨胀、资本结构和生产力中正在发生的最重要的事件。除非美联储使用更精细的统计数据,否则可能导致美联储实施不恰当的货币政策。

由于经济衰退所导致的经济、社会和政治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如果我管理美联储政策,我会关注底层60%人口的经济状况,并将这些因素考虑在内。

通过监测底层60%人口和顶层40%人口(或更好、更细分的群体)的经济状况,决策者以及我们其他人可以细致考虑经济衰退所带来的影响。

同样,对于财政政策的决策者和关心自己财富管理的投资者来说,从这种角度看问题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预计未来5到10年这两个经济体之间的差距会加大,因为人口构成的变化会使得养老、医疗健康和债务承诺难以兑现,同时也因为科技变化对就业的影响还会使得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

为此,我们将继续分别报告“顶层40%”和“底层60%”的情况(以及平均数),我们鼓励你也去持续关注它们。

附录:其他有趣的图表和数据

如下图所示,过去50年里,收入高过父母的人群比例显著下降。第一张图表显示,在1980年出生(即现在30多岁)的孩子中,只有50%会比父母挣得更多。

调查数据显示,比起顶层40%的人口, 底层60%的人口更倾向于认为他们会比自己的父母差。

下面的两张图表显示收入份额,平均收入与收入中位数。正如你所看到的,在过去35年中,收入越来越集中于顶层40%的人。这也反映在平均收入与收入中位数之间,因为收入的分配使平均收入与收入中位数差异显著。

下面的图表显示了顶层40%和底层60%人口的财富份额。

底层的一半人口中,大多数人几乎没有储蓄和最低的财政保障,如下图所示。底层60%的人口中,有一大半的人,每月根本不存钱,导致他们没有能力支付意外开支。

虽然造成实际工资水平持平甚至下降的因素很多,但主要是由于中等收入行业的衰退,如制造业。

二十年前,一个高中毕业生能获得的许多好工作已经消失了,而剩下的就业机会却低于平均工资增长率。这背后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包括技术取代人,全球化造成的中产阶级的工作转移到新兴国家(主要是中国),和其他宏观经济的变化,在这里我们不作深入讨论。

这些工作基本上被两类工作所取代:高技能的工作,非受过大学教育的工人无法获得;或低技能的工作,工资较低,并在过去的几十年里工资增长率低于平均水平。

随着就业前景的减弱,特别是对那些没有四年制大学学位的人来说,壮年工人越来越脱离劳动力大军。

如下图所示,自1980年以来,不属于劳动人口的壮年工人的比例已经翻了一番,现在已达到12%左右。有学位的壮年工人和无学位的壮年工人之间的差距持续扩大。发达国家的劳动力参与率均都有所下降,但在美国最为明显。

更多关于健康和社会变化的细节

底层60%中,过早死亡的增加主要是由于药物/中毒死亡(自2000以来增加了两倍)和自杀率上升(自2000以来上升了50%以上)。值得注意的是,虽然与毒品有关死亡人数的增加集中在底层的60%的人口中,但自杀率的上升的涉及人群更广,且与收入没有直接联系。

虽然过去15年中,许多主要死亡原因都是持平或下降,但在底层的60%人口中,因毒品和酒精导致的死亡却在上升。全世界都没有出现毒品致死数量上升的现象,美国是独一无二的。

总的来说,美国的医疗系统非常昂贵、举措糟糕、并使得底层60%普遍失望。与其他发达国家的人均水平相比,美国的医疗支出大约是其他发达国家的两倍多。

在许多(但不是全部)质量衡量标准上,美国医疗保健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总体而言,与其他发达国家相比,美国的公共卫生状况更为糟糕。

底层60%的人口中,有12%没有保险,他们在医疗(包括保险)上的支出只有顶层40%的人口的一半左右。由于缺乏医疗途径导致人们不去就医:在美国,每五名病人中就有一人由于费用而放弃检查、治疗或后续治疗。这在其他发达国家并不常见。

日益分化的其他社会指标

以支出作为计算指标,父母属于支出水平顶层50%的和父母属于底层50%的学生相比,大学毕业率有了一个有意思的差距。

来自底层50%家庭的,只有20%的学生从大学毕业;而来自顶层50%的却有50%的学生从大学毕业。

那些没上大学的家庭的离婚率正持续加速,现在几乎是那些上过大学家庭的两倍。

与此相关,生活在小城镇和农村地区的人们看到他们的社区正在衰退。在这些社区中,没有受过大学教育的白人工人占了人口的很大比例,而且不成比例地依赖于已经减少的制造业岗位。

自2008以来,这些地区的就业率还没有恢复;而与美国其他地区相比,人口增长来几十年来长期疲软。值得注意的是,这些社区往往拥有四年制学位的人数较少,而且由于非地铁地区的经济机会减少,这种教育差距扩大了。

注:

*在我们的分析工作,我们的经济统计数据更加的精细(通常以20%划分组别,划分为顶层40%和底层60%两组给了我们一个更为丰富的图景),所划分的组别越多、间隔越大,对应的深度也会更大、困惑也会变多。不过,我仍建议你更精细地去观察经济。

**更明确地说,我的目标只是呈现事实,而不是钻研怎样应对。我想说明的是,把钱用于消费,而不是提高生产和降低成本以提高效率(例如,降低监禁率和成本),会降低金钱的价值,并且无法做大经济蛋糕。

因此,a)引导资源使其有效地进行生产从而获得维持经济运作以外富余的收入或储蓄;b)有效的财富分配,这两种政策的混合是必须的。理想中,应该最大化a,但是基于现有的政治分化趋势这似乎不太可能实现。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版权和免责声明:
1.大庆网拥有大庆新闻传媒集团媒体网上发布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大庆网”。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大庆网版权所有)”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下载使用,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稿件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如擅自篡改为“稿件来源:大庆网”,大庆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本文链接:
 
我要问政 最新回复 首页 龙江滚动 国内 国际 文娱 体育 深度 财经 军事 历史 时事新闻 异闻录